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论文 > 医药学论文 > 临床医学论文

异病同治巧用龙胆泻肝汤的探究

编辑:sx_zhangjh

2014-11-03

异病同治巧用龙胆泻肝汤的探究

精品学习网小编和大家分享了 异病同治巧用龙胆泻肝汤,欢迎大家前来了解、查询。

1临床资料

1.1急性化脓性中耳炎:患者男,15岁,学生,因左耳疼痛,流脓及听力减退二周,于2008年9月21日来院诊治。诉二周前因打球后冲凉,当晚畏寒发热,头痛流涕,校医务室给予服用维C银翘片后症状明显减缓,但近7日来时感发热,左耳疼痛,流脓,经当地医院五官科检查诊断为急性化脓性中耳炎,服用阿奇霉素后效果不佳。现口苦咽干,烦躁易怒,大便干燥,小便少而黄。检查:耳廓无异常,乳突无压痛,左耳道有脓性分泌物,除去分泌物见外耳道充血水肿,鼓膜肿胀,中央穿孔,可见脓液外溢,听力减弱;舌红苔黄,脉弦而数。证属郁热化火,循经上灼耳窍。治宜清热泻火。方选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焦栀、黄芪、柴胡、升麻、当归、赤芍各10g,车钱草、地丁草、蒲公英各30g,元参、生地、白芷各15g,银花、连翘各20g,甘草6g。每日一剂,煎服,5剂。再次复诊,述服药后耳痛减轻,脓液已少,余症已消。再予前方去地丁草,蒲公英,元参,加黄芪15g共服10剂,诸症告愈,随访1年,听力基本恢复。

按:化脓性中耳炎以耳道流脓为主症,属中医“脓耳”、或“耳疳”范畴。本证因外感风热,郁而化火,循经上逆耳道,致中耳气血阻滞,招致疼痛,热灼血肉,腐败成脓,致使耳道流脓,治选龙胆泻肝汤加减,清火泻热,消肿排脓,方可治愈。

1.2急性荨麻疹:患者男,32岁,厨师,平素嗜酒。因全身皮肤瘙痒2周,于2008年3月28日来院初诊。2周前与朋友结伴郊游,饮酒甚多,当晚即感皮肤瘙痒难忍,挠抓后起大小不等风团块,服用抗敏药物后可暂时缓解,近日瘙痒加重,尤以夜间为甚,全身皮肤起疹块,挠抓后融合成片,色焮红灼热,苦不堪忍,曾静脉推注钙剂亦不能缓解。症见:皮肤赤红灼热,舌红苔黄腻,脉弦滑数,肌肤奇痒难忍,昼夜不止,心情烦躁易怒,口干口苦,大便秘结,小便量少,此乃酒毒生害,湿热蕴积肌肤所致。方宜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柴胡、荆芥、防风各10g,栀子、当归、黄芩、泽夕、丹皮、生地各15g,,石膏、刺蒺藜各30g,白芍20g,甘草10g,每日1剂煎服,连服3剂,诸症缓解,再于原方5剂,巩固疗效得愈。

按:荨麻疹属中医“瘾疹”或“游风”等范畴。临床多为风热或血虚、血躁型,常以疏风清热,养血凉血等法治疗。但痒为风生,风为肝主,临床也有从肝论治者,本例患者即属此型,故用龙胆泻肝汤可愈。

1.3肛门急性湿疹:患者男,40岁,驾驶员。因肛门瘙痒伴潮湿2周,于2008年6月1日来院就诊。诉因地震后夜宿露天湿地十余天,白天驾车气温高,阴部汗多潮湿,加之饮水又少,遂见肛周皮疹及瘙痒,遇热更甚。近3日来由于搔抓,肛周皮疹加重,自述口渴喜冷饮,烦躁易怒,大便秘结,小便黄少,溲时有灼热感。检查发现肛周皮肤潮红起疹,局部皮肤有破损、糜烂,并有少量清稀分泌物,皮损向周围蔓延,境界不清;舌质红,苔黄躁,脉数有力。症属下焦湿热,宜用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生大黄各10g,生地、土苓、地榆、当归、白芷、焦栀、黄芩、柴胡各15g,知母、赤小豆各12g,车前草、夏枯草、地丁草各20g ,通甘草5g 。每日1剂水煎服,连服6剂;同时用苦参、黄柏、蛇床子、百部、地肤子、白鲜皮、野菊花、土槿皮、石菖蒲、石菖蒲、苍术、花椒制成复方苦参煎剂,用纱布浸及后冷敷肛门皮肤,每日3次,每次30分钟。6日后复诊,诸症尽减,前方去大黄加地肤子再服3剂而愈。

按:肛门湿疹多由风、湿、热邪客于肌肤,或血虚生风,化燥伤阴,肌肤失养,或脏腑蕴毒,浊气下注,尿便浸渍,或食积虫扰所致。

本例患者因夜宿露天湿地,白天工作环境气温又高,致湿热蕴积下焦而生恙,本证属中医肛门瘙痒范畴,病位在下焦,属下焦之湿热所致。故该病例在服用龙胆泻肝汤的基础上,辅以复方苦参煎剂冷敷,其目的是让药液能直接作用于肛门湿疹病变部位,使其更好的发挥疗效,以达到清热解毒、祛湿止痒之功效。

1.4带状疱疹:患者男,65岁,退休干部。因腰肋部皮肤出现红斑、疱疹、灼痛7天,于2009年10月5日初诊。自诉1周前因腰、肋疼痛在某诊所求诊,医者以“火针”治之,当晚疼痛愈甚,隔日见胁,肋部出现呈带状分布的簇集性水疱,医者又以湿热之邪已外出肌肤治之,其疹俞多,并沿胁肋朝腰背部延伸,疼痛更甚,口苦咽干,急躁易怒,便秘尿黄,衣卧难安。查见双侧胁肋部皮肤潮红,皮肤水疱成簇状,分布于胁、肋和腰部,舌红少苔,脉数。诊断为带状疱疹,治宜清肝泻火,解毒止痛,方用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10g,生地、焦栀、黄芩、生地、元参、白芷、赤芍各15g,地丁草、夏枯草、百花蛇舌草、青黛各20g,川栋、元胡、知母各12g,石膏30g,甘草5g克,水煎服,每日1剂,连服用3剂,服药后诸证皆减,唯疼痛尚未明显减轻,前方再加蜈蚣三条(焙,研末冲服),又服3剂后,疹子渐平,疼痛明显减轻而余症已除,原方去石膏,知母,2日1剂,连服3剂而愈。

● 相关推荐更多>>

免责声明

精品学习网(51edu.com)在建设过程中引用了互联网上的一些信息资源并对有明确来源的信息注明了出处,版权归原作者及原网站所有,如果您对本站信息资源版权的归属问题存有异议,请您致信qinquan#51edu.com(将#换成@),我们会立即做出答复并及时解决。如果您认为本站有侵犯您权益的行为,请通知我们,我们一定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处理。

◇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