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阅读频道

2017年读者在线阅读文章摘抄

来源:精品学习网 编辑:sx_yangyang

2017-11-12

《读者》杂志多年以来始终以弘扬人类优秀文化为己任,坚持“博采中外、荟萃精华、启迪思想、开阔眼界”的办刊宗旨,赢得了各个年龄段和不同阶层读者的喜爱与拥护。下文分享了2017年读者在线阅读,一起阅读下吧~

2017年读者在线阅读文章摘抄

《读者》是甘肃人民出版社主办的一份综合类文摘杂志,原名《读者文摘》。《读者》被誉为“中国人的心灵读本”、“中国期刊第一品牌”。

下文分享两篇读者优秀文章:

1、生命是一个说故事的人

有一年夏天,我到苏格兰西北海岸一个叫作爱约夏的地方去游历。那一带的风景仿佛日本内海,却更曲折多变。

走到一个海滨,我突然看见人山人海——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穿深蓝、大红衣服的,步履蹒跚的,闹得喧天震地:原来那是一个有名的浴场。那是星期天,人们在城市里做了六天的牛马,来此尽情享受一日的欢乐。

和那一大群人一样,我也欣喜地赶了一场热闹。那一天算是没有虚度,却感觉空虚寂寞者在此,大家不过是机械地受到鼓动驱遣。太阳下去,各自回家,沙滩又恢复它本来的清寂,有如歌残筵散。推而广之,这世间的一切,何尝不都是如此?

孔子看流水,曾发出一个深永的感叹,他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生命本来就是流动的,单就“逝”的一方面来看,不免令人想到毁灭与空虚。但这并不是有去无来,该去的若不去,该来的就不会来,生生不息才能念念常新。

莎士比亚说生命“像一个白痴说的故事,满是声响和愤激,毫无意义”,一语中的。生命像在那沙滩所表现的,你跳进去扮演一个角色也好,站在旁边闲望也好,都可以令你兴高采烈。

生命是一个说故事的人,而每一刻的故事都是新鲜的。这一刻中有了新鲜有意义的故事,这一刻中我们心满意足了,这一刻的生命便不空虚。生命原是一刻接一刻地实现,好在它“不舍昼夜”,算起总账来,层层实数相加,绝不会等于零。

嫌人生短暂,于是设种种方法求永恒。秦皇汉武信方士、求神仙,以及后世道家炼丹养气,都是妄想所谓长生。

人渴望长生不朽,也渴望无生速朽。诗人济慈在《夜莺歌》里于欣赏一个极幽美的夜景之后,也表示过同样的愿望,他说:“现在死相比任何时候都丰富。”他要趁生命最丰富的时候死。甚至于死本身,像鳥语和花香一样,也可成为生命中一种奢侈的享受。

冷静地分析想死的心理,我敢说它和想长生的道理一样,都是对生命的执着。想长生是爱着生命不肯放手,想死是怕生命轻易地溜走。要死得痛快才算活得痛快,死还是为了活,为活的时候心里的那一点快慰。

孔子说过:“朝闻道,夕死可矣。”人难得的是这“闻道”。我们谁不自信聪明,自以为比旁人高一着?但是谁的眼睛能跳开他那“小我”的圈子向四面八方看一看?每个人都被一个密不透风的“障”包围着。

我们在这世界里大半是“盲人骑瞎马”,横冲直撞,怎能不闯祸!所以说来说去,人生最要紧的事是“明”,是“觉”,是佛家所说的“大圆镜智”。法国人说“了解一切,就是宽恕一切”,我们可以补上一句,“了解一切,就是解决一切”。

生命对于我们还有问题,就因为我们对它还没全然了解。既没有了解生命,我们凭什么对付生命呢?于是我想到这世间纷纷扰攘的人们。

2、世间的活法

我幼时学过舞蹈,但没有坚持下来,长大后见到仪态极佳的女生都会暗自羡慕。尤其是当我听说她们是跳舞练出来的,都会默默感叹自己当年没有撑下去。

参加舞会的时候,我总是只能穿着精心准备的礼服,在旁边喝着饮料巴巴地望着,心里既期待着有绅士来邀请我共舞,又不无遗憾地想,就算受邀了也只能婉拒。类似电影里在舞池中央把裙摆转成一朵怒放的花的妙事,因为当初的懒惰,将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在这里,我遇见过一个黑人女生,独自前来,大方地把包放在我旁边,给我一个笑后就滑入舞池中。她一个人跳得也很“嗨”,极有韵律感,一曲罢才畅快淋漓地跳着回来,差点和我撞个满怀。她拿起包离去时告诉我:“感觉很棒的。”

我由衷地欣赏会跳舞、爱跳舞并且坚持跳舞的人。不久前,和朋友约了一起去看孔雀公主杨丽萍的现场表演。听说她已经快六十岁了,这场演出还是主演。

我不知道自己未来在那个年龄会是什么模樣,但想来活成她那般模样是不易的。那般姿态不是岁月对她留情,而是她格外坚韧。

不过,我还是避免不了心中的焦灼感,很怕她什么时候会退到幕后,不能再亲眼近距离地看她跳舞,那将会是一种无法弥补的遗憾。我对朋友说,一定要去看,不然我们会后悔这一次的错过。

我有些近视,但平日里不喜欢戴眼镜。那天出门照旧忘了戴眼镜,在演出快开始的时候,我急急忙忙回家拿。有些东西朦朦胧胧看无所谓,但有些精雕细琢至于发梢指尖的艺术必须仔细地、不眨眼地看。

再来时,艺术宫里已坐满了人,好多女观众穿着民族风的长裙。我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来,看到小彩旗代表的时间在一棵树下不停地旋转起来,我开始紧张。我不知道她出场时会是什么样子,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她仍和当初一样灵动吗?

舞台上匍匐着一只白孔雀,背部微拱起的骨头如同羽翼一般,连一收一放的呼吸都很美。一束光下,她缓缓起身,突然优雅地扬起裙摆开屏了。全场的掌声响起时,我整个人战栗了一下,如同饮下一坛烈酒,脸红耳热心醉神迷。想起以前看到过一篇关于她的文章,她说自己是生命的旁观者,她来这个世上,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配图是多只斑斓的鸟毫无惧意地停留在她如枝丫般舒展的身体上,似乎她就是它们那个自然世界的一员。

那时,我还是个期待爱情的世俗小女生,我怕孤独,生命的意义有一半是融入那个人的,不是很能理解那种闲云野鹤般超然出尘的态度。

为了异地恋能够团圆,我辞了职,去他在的地方重新开始。我身边一直有很多这样受爱羁绊的人,十八岁时曾听见一个男性朋友豪情万丈地说,某某的志愿填哪儿我就填哪儿,就算她去全国最偏远的城市我也跟着去。现在看,那个女孩嫁人生子的对象并不是他。但我每每想起那一刻毫不退缩的宣言,仍觉得情深义重。

大部分人困于红尘,受其苦,离不得。到现在,我还是深陷其中,却渐渐懂得那些拨开密云和浓雾且看开了的人。看着她在舞台上悠然自在,想起她说的“爱有很多种,并非爱情才是最重要的,非常多的爱会丰富你”,我深信不疑。

世间有那么多种活法,我们却常常拘泥于一种,好的爱情和面包,尤其在少时常常以为大过天。我想,其实没什么是人生的必需品,也没什么是生活的及格线,不需要把自己限定在一样的标准里。得得失失,纷纷扰扰,你专心前行就好。

标签:阅读频道

● 相关推荐更多>>

免责声明

精品学习网(51edu.com)在建设过程中引用了互联网上的一些信息资源并对有明确来源的信息注明了出处,版权归原作者及原网站所有,如果您对本站信息资源版权的归属问题存有异议,请您致信qinquan#51edu.com(将#换成@),我们会立即做出答复并及时解决。如果您认为本站有侵犯您权益的行为,请通知我们,我们一定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处理。

◇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