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论文 > 文学论文 > 其它文学论文

论马莉散文的艺术特色

编辑:sx_chengl

2016-07-18

马莉散文不仅为当前的散文领域提供了新的素质,而且为中国新世纪的散文,尤其是反映都市新文化趋向的散文开创了新的风范。这是一篇马莉散文的艺术特色,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摘要]

纵观二十世纪后期的中国文化,女人的作用变得越来越不可低估。而这些女人当中,有一批自学养出发,自专业领域出发,渗透随笔散文的女人,尤其坚持了自己超然的追求和声音。而这一切,都是她们以女人的身体拥有和感受着的。马莉正是其中突出的一员。本文从马莉散文的意象选择、结构形式和诗化的语言等方面的特色进行论述,阐明马莉散文不仅为当前散文领域提供了新的资质,而且为中国新世纪散文尤其是反映都市新文化趋向的散文开创了新的风范。

[关键词]

女性散文  意象  诗化语言  结构形式

马莉是我国当下颇具特色也卓有成效的女散文家,迄今为止已出版了《爱是一件旧衣裳》(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怀念的立场》(云南人民出版社,2000年3月版)、《温柔的坚守》(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0年8月版)、《夜间的事物》(湖南人民出版社,2001年3月版)等多部散文集,受到了评论界的注意。马莉自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羊城工作生活。羊城的开放、繁华与喧嚣,还有那大都市的紧张节奏和人文氛围,都给了马莉无限的创作生机。马莉在这个城市呼吸,行走,生活;她的心灵,时刻都在选择着属于自己的意象。那些意象,经过她的笔,就流淌成一个现代都市女性的生活情趣何审美选择,让人打开她的文集,读她的作品,就会感受到发自一个现代都市女性心灵的美感扑面而来。她的散文以极端的幻想性和想象性体现了女性生命存在的内在力度,展现了新女性的独特气质。

纵观二十世纪后期的中国文化,女人的作用变得越来越不可低估。而这些女人当中,有一批自学养出发,自专业领域出发,渗透随笔散文的女人,尤其坚持了自己超然的追求和声音,而这一切,都是她们以女人的身体拥有、感受着的。马莉正是其中突出的一员。其实,当马莉生活在都市中生活,面对繁复的社会,面对形形色色的人群,面对一个个未曾预知或已经预知的事件,她必须面对“我是一个女人”的体验。这种体验直接反证了她作为一个知识女性和生活在大都市中的女性从学养到情怀的宝贵,这种宝贵也正是马莉散文在艺术特色上的研究价值所在。可以说,从马莉数量客观的散文中,我们可以看到她作为女性作家独特的立场、观念、心态、感觉和才情。马莉散文不仅为当前的散文领域提供了新的素质,而且为中国新世纪的散文,尤其是反映都市新文化趋向的散文开创了新的风范。

如果说王安忆笔下的细腻是源于回忆,陈染笔下的睿智是源于思索,那么马莉笔下的柔情则是源于她本身对于生活的感悟;特别值得提出的是,这种感悟不是具象的,更不是娓娓道来式的,而是用诗化的语言,抽象的意象,以及跳跃的结构展现给每一个读者。

意象选择

首先,马莉的散文在意象的选择上,有以下两个特点:

第一,马莉非常善于选择抽象的事物作为自己的写作对象,而这些抽象的事物,形成了独特的意象,让人在本来很难以把握和捉摸的抽象事物中,最大程度的感受到美的意象。对于这一点,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马莉对事物的提炼。

比如,触摸——这可以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也可以是一个静止的状态,但在马莉的眼里,就成了一个女性一种温柔的记忆。马莉是这样写的:

一个人的身体每天都要置身于缤纷缭乱的对于事件、声音以及构成我们生存空间的危险减少至最低程度的触摸之中。这几乎是一个生命正在他的每个瞬间被记忆中断的历史。触摸能使我们达到我们所盼望到达的那个最遥远的角落,并且最大限度的满足我们的想象。使我们的目光在时间的联系中就像一片树叶对于一颗树木那样亲密,坚定,而且柔和。我对于触摸的记忆是来源于许多年前一颗芒果树上面的一片叶子的记忆。[1]

这段文字,给人的感受是“触摸”这个概念,被马莉从凌乱的角落中找寻出来,并且“使我们到达那个最遥远的角落”。读了这段文字,如果问问自己是不是能够说除“触摸”这个具体动作的描述,恐怕是无法说出的;但若是问问自己能不能说出对于触摸的感受,恐怕这种感受的外延又是无限的——“最大限度的满足我们的想象”。这正是马莉文字的独特魅力。她的文字,将人的思维中的“虚”与“实”充分的调动并结合起来,这主要取决于她所选择的意象是不具体的,这不但充分发挥了马莉自己的协作空间,而且给读者以最大程度的想象。在读者的不断阅读中,那些隐藏在这意象背后的美就逐渐的升华出来,使人们从那字里行间一点点地品味出马莉散文中的柔情。

再如《隐蔽》。这个意象又是极其空灵的。马莉认为,“隐蔽在人类的风格中呈现出黑夜一般的疑问以及一次次永远的忧伤”。[2]这是用一种极其不具体的语言来解释这个极不具体的意象。但马莉的叙述不仅于此,她先是将隐蔽做了很诗化的叙述,我们可以把这段文字看作是对意象的提炼:

隐蔽在人类的风格中呈现出黑夜一般的疑问以及一次次永远的忧伤。隐蔽的事物是一些敌意的事物,一些容易看得见的细小事物在隐蔽之中充满温情和矛盾。在平静的约束的时刻,隐蔽扑朔迷离使我们一再对爱情不敢相信,隐蔽建筑着我孤独冥想的优雅的夜晚。[3]

这是对意象的提炼。这种提炼是极具女人味的。它融进了女性的思索与眼光。接着,马莉就用了大量的笔墨来叙述一件事:母亲将菠萝蜜块剥开,然后又将它吃掉。这是一件记忆中很琐屑的事情,但到了马莉的笔下,就变得不寻常起来,她认为:

那个久远的炎热下午,对于一个热带水果的品尝使我在瞬间就记忆起了自己的身体的历史。这记忆像热带的阳光一样强烈,它照亮了在敞开的事物中,最为隐蔽的部分,以及热爱它,摧毁它,仔细地回味与发现它的奥妙的激情。[4]

马莉始终用充满诗意的眼神凝视着这一过程,这一个将隐蔽展现出来的过程;但这又不是普通的展现,而是带着自己的思考和追问。她将剖开水果的过程演绎成“热爱”、“摧毁”、“仔细地品位”一个过程,该是多么的生动和深刻!如果没有对意象的用心选择合高度提炼,是不可能达到这样一种审美效果的。

这种意象的选择和提炼,在马莉的散文中随处可见。《阴影》、《疼痛》、《痕迹》、《暧昧》等等,单看题目,我们就能看出一个女性在它生活和生命的流程里,该是多么细心地去把握,去思考,然后又是多么耐心地去总结,去回味,去提炼,将其中的美一点一滴地展现出来。

第二,对于每一个选择的意象,马莉用大量的身体感受来进行描述,这种身体感受,包含了所有能够使用的感官,尤其是作为女性,她的感官更为敏锐,并且试图通过这些感性的描写,表达理性的思考。

比如《阴影》。马莉是用这样的感受进行表达的:

在南方,在我的生命中,阴影保卫着我,在热带阳光灿烂的地方疯狂地生长。我向来不认为阴影是在南在一个人身上投下的可咒的事物。恰恰相反,阴影是一个人内心深处的秘密光芒。当一个人的身体被刀伤了之后若不是用能够遮蔽的东西包裹起来,让腐败的肉在阴影之中腐败,让新生的肉芽在阴影之中新生,一个人是会因血流过多而死亡的。阴影,它穿过实践和人的身体四处漂浮在有人群的地方。[5]

在这段文字里,马莉说“阴影是一个人内心深处的秘密光芒”。这秘密的光芒究竟是怎样的?阴影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内心深处的光芒呢?这是一个难以言说的意象。但马莉接下来的感性描写就让人有了想象发挥的具体空间。马莉用的是一个极其具体的例子,刀伤复原时需要的阴影该是多么的真实而又贴近!这个时候,作为读者就很容易从这个具体的例子中回头去思考那个内心深处的秘密光芒了,至少可以去类比,这无形中就拓展了文章的意境。而马莉的思考也明显地寓于其中,正是要告诉人们阴影并不是在南方,而是光芒。

又如《光芒》:

开始光芒总是在穿越了我们冰凉的肌肤随后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彻底照耀着我们,当寂静的夏天来临的时刻,我们被光芒抑制和提升着内心的痛苦和语言,我此刻正坐在夏天里,在我整洁居所的卧室之中,在我温柔的床榻上,一本枕边的书……每天早晨,这就是我辉煌精神的开端和光芒的起点。昨天我走在阔大的墨绿色叶子的树下,我的草帽遮住了阳光对我躯体的疯狂的追逐,经过一个街心花园,我看见了一棵树。[6]

在这里,马莉用她的视觉留意身边与光芒有关的每一个事物,让读者能够在几个并不相干的事物中感受到光芒的存在和光芒的本身;更为重要的是,马莉将光芒本身提升了,她很轻松地就将光芒的涵义进行了外延——“这就是我辉煌精神的开端和光芒的起点”。在这里我不禁要为马莉驾驭语言的能力和她在行文中将空间事物的成功转换击节叫好。这看似随意和轻松的延伸,为马莉散文的意境着实增添了不少色彩。因为,如果马莉的散文内容仅仅是停留在具体事物的描述和叙说上,那么其散文的意境势必被大大的限制;马莉在这方面的突破是极其成功的。她作为一个成功的知识分子,一个学者和知识女性,能够非常巧妙地将抽象的事物聚合起来,提炼出来,然后用感性的语言表达出来。难能可贵的是,她能够用她丰厚的学识和积极的生活体悟将这一个又一个意象无限地拓展开去,呈现给读者美的感受。在这里,我们不难看出,马莉力图把这些抽象的事物表达出来,并引领至精神领域。这种精神的领域,不是所有的作家都能做到的。马莉之所以能够在这方面获得成功,也正是在于大都市生活经验的积累和她作为学人在书海中遨游的不断积累。

● 相关推荐更多>>

免责声明

精品学习网(51edu.com)在建设过程中引用了互联网上的一些信息资源并对有明确来源的信息注明了出处,版权归原作者及原网站所有,如果您对本站信息资源版权的归属问题存有异议,请您致信qinquan#51edu.com(将#换成@),我们会立即做出答复并及时解决。如果您认为本站有侵犯您权益的行为,请通知我们,我们一定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处理。

◇ 热点关注